??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教育新闻 >

长沙株洲湘潭一体化之争_新闻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7-31 01:2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长株潭近20年就像一页纸翻过,“金三角”的空间布局优势,被三地长期的竞争碾压,没有产生太大的集聚效应,重复建设依然存在。面对如日中天的“大武汉”,长三角经济圈的实质推进,还有把整个河南都纳入到1.5小时经济圈的郑州,长沙在城市圈的建设中,一直争论“长沙‘虹吸’利大还是弊大”。

面对长期“不温不火”的长株潭一体化,湖南准备改变一下。

2019年6月29日,长株潭三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第一次联席会议在长沙召开,会上,长株潭三市人大常委会签订了《关于建立长沙、株洲、湘潭三市人大工作协作机制的协议》。当天,在株洲召开的长株潭一体化发展第二届联席会常务副市长会议上,《长株潭一体化发展行动计划(2019-2020)》中30项合作事项启动。

与以往不同的是,这次长株潭统一编制年度工作方案,分别明确年度工作目标、工作任务、时间节点和保障措施。目前,长沙市17项、株洲市7项、湘潭市6项牵头的重点任务,已全部编制完成工作方案。其中,《长株潭三市“十四五”规划对接工作方案》已通过3市审定。

早在2018年,长株潭城市群一体化发展首届联席会议在长沙召开,启动长株潭三市新一轮合作机制,决心将长株潭城市群打造成湖南经济核心增长极的升级版、中部崛起的新高地、全国城市群一体化发展示范区。

长株潭被沿海地区和北边的武汉、西边的成渝“四面包围”,早在多年前,湖南就着力破除制约一体化发展的行政壁垒和体制机制障碍,在人才聚集上建立运行有效的一体化合作体系,在打造宜居宜业的大城市都市圈上做文章。但收效甚微。

主要是怕长沙对周边城市的“虹吸效应”大于“辐射效应”,很多人害怕在中心城市周边“灯下黑”。

从1997年实施长株潭一体化发展战略,到2007年获批长株潭城市群两型社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。

但现实问题是,湖南长期以来都是一个人口流失大省,许多湖南人选择出省务工。

长沙2017年出台“人才新政22条”, 2014年,长沙出台《长沙市引进紧缺急需和战略型人才计划》,这一点被视为长沙四处“抢人”“抢资金”“抢项目”,株洲和湘潭不干了。但湖南省内的其他城市即便不被长沙“虹吸”,也有可能被更远的沿海城市“虹吸”。主张平均主义的发展思路,让省会“弱”,并不意味着省内其他城市就能够强。

产业和人口向优势区域集中,形成以城市群为主要形态的增长动力源,进而带动经济总体效率提升,这是城市发展的方向。长远来看,对于株洲、湘潭来说,长株潭城市群一体化,长沙带来的“辐射效应”肯定大于“虹吸”效应,作为长沙大都市圈所产生的马太效应,毋庸置疑也会惠及株洲和湘潭,其“溢出效应”还会带动湖南全省发展。成都、武汉、郑州、西安等城市,之所以能在这一轮城市竞争中脱颖而出,成为名副其实的网红城市,与其作为省会的强力崛起不无关系。

要优化长株潭三市核心功能和主导产业,强化分工合作、错位发展,聚合各自优势资源,形成分工明确的城市功能定位。推动长株潭三市中心城区部分功能向外围疏散,释放城市发展空间,有序推进新区建设。其中,长沙要努力创建国家智能制造中心、国家交通物流中心、国家创新创意中心,强化长沙在长株潭的中心枢纽功能,打造长株潭的金融中心、国际交流中心、科技创新中心、现代服务中心,全面增强集聚力、辐射力和竞争力;而株洲则要坚持“中国动力谷”的定位,打造长株潭副中心城市,突出先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和生态宜居的城市品质,打造面向全国的先进工业基地、综合交通枢纽和面向长株潭的商贸物流中心、智能制造中心、数字经济中心等,提升产业竞争力和辐射力;湘潭可以围绕中部地区崛起“智造谷”、“军工城”、“汽车城”、“智慧城”和“文创城”的发展定位,打造全国老工业基地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、战略新兴产业发展示范区、军民融合产业发展示范区。

长株潭城市群当前仍存在长沙单体发展快,一体化进程慢,极化能力不强;产业集聚加快,但“内耗”式竞争加剧;科创有特色,但省内辐射带动作用不够等问题。在发挥长沙龙头辐射带动作用,强化株洲、湘潭比较优势,提升区域发展的整体性和竞争力。

资金是经济运行的动力,也是结果。一个城市能,显示出这个城市的发展潜力,近几年,长沙金融机构存款余额长期徘徊在14、15位,2019年本外币存款余额为21048亿元,不及武汉、郑州,甚至连西安都不如,汇聚资金能力显然不是以一、两个行业带动的。更多内容参见:长沙:进入一线城市前夕的阵痛与布局

热透新闻 | 军事新闻 | 娱乐新闻 | 财经资讯 | 科技前沿 | 时尚新闻 | 大咖名流 | 金融新闻 | 健康新闻 | 社会文化 |

Power by DedeCms